飞翔,生命与雪夜对峙
2006-04-25 15:02:00
  • 0
  • 3
  • 7
  • 0
飞翔,生命与雪夜对峙

一场恒久的大雪溶化了庄稼人干涩的眼睛
一场大雪就这样无由地倾天而降
它从未招呼 门也未曾发一声呼叫
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滋润我久置的屋檐

一只鸟就在冰雪中时而喜,时而悲
大雪中一只鸟丰满了自己的羽毛
随着夜气 随着洁净 随着风
被夜气舔的生动  塑的真切
埋的很深很深
那只鸟肯定在思想,在升华,在飞腾
风雪裹紧了它的翅膀
丰满了想象完美了童话雕刻了纯洁

即使这样萎顿在地
它也曾升腾飞跃  飞跃升腾
那夜它超越了自己
在雪中疾走目标决不是一只虫子,决不!
一小块肉抑或是蛋糕的残羹
或许什么也不会留下

此时鸟肯定从未惧怕
抱怨或者畏缩巢中
静听夜中细小的雪末敲打着夜鼓
阔大的雪片轻盈着旋舞
它有一试锋芒的锐气
目光迟钝  动作迟缓不复存在
它就这样不动声色与雪共舞

于是它想象成卖火柴的小女孩
燃一支希望亮一盏心灯从人间到地狱
划一根骨头耀一次生命从凡间
跻身天堂
一只鸟就这样把骨头划尽
倒在地上俯在雪中 它的双翅从未沾上
一粒尘土,一丝杂念

一只鸟生活在生命的零度
它角质的蹄音肯定叩开瓦片给我某种生命的渴意
生活的焦灼
一只鸟肯定在我梦中飞离屋顶
这只鸟一直与我偕巢而居
在我的墙内不止一次打量我
在它的笔下记录我的苍白与困乏
如今它在生命的零度
僵卧于雪中  执意于某种思想

当我从雪夜中醒来
雪真大啊!其实雪已经停止,其实孩子已在
扫雪  堆雪人  打雪仗
雪渣子在空中乱飞触痛了我的目光
一个小女孩,毛绒绒的小女孩
刚从梦中醒来说他梦见了卖火柴的小女孩
划完七根火柴
就和她的奶奶一道步入天庭

我看见一只鸟,另一只鸟
另一只鸟跟在这只鸟之后
另一只鸟在这只鸟溶入天空的刹那
忽然明白生命的渴望 忽然
奋不顾身偕风共舞

妹妹说他看见两只鸟死在雪地上
大约是饿死的
母亲幽幽地说也许是冻死的吧
她说她明白这两只鸟
父亲一言不发身上的衣服似已解开
面对炉火肯定在想生活的艰辛
如何打磨掉他坚毅的翅膀

只是我知道这只鸟 这只鸟从起初到现在
那盏灯笼从未熄灭
在这场大雪中它展尽了自己
演绎出一部生命的斗争长卷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