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的问询
2010-04-09 16:38:39
  • 0
  • 0
  • 1
  • 0

天国的问询

甘肃礼县:祁山龙

沿五点钟的小径,春天在郊外的田野上,麦苗青青的鲜嫩着,擦亮鸟儿紧锁一冬的歌喉,竞相斗艳起来。

窗外,是一根电线杆,线横亘在视野上空,围着柔柔软软的天空,加上一排或三五排强有力的注脚。鸟儿飞累了,飞倦了,便来这里歇脚,蔚蓝的天空多了几个清脆的音符。

清明时分,这些铃铛似的声音,沿着仄仄的门隙直灌进来,其间有娇嗔的呢喃,有几只在拍着翅膀轻快的远去。

空气清新的像刚洗过澡,明净,高远,我提了篮子,儿子拎着我,匆匆的走着。

还记得我和儿子大小时,父亲也是这样拎着篮子,走在清晨的小径上。

“干嘛去?”

“看你爷爷。”

“爷爷长得啥模样?”

“爷爷很高大,是真正的男子汉。”看着一排排低矮的坟墓,我哭了,心里一定在责怨父亲不该用这种谎言来欺骗我。

“爷爷在地下休息,爷爷太累了,每年这天,我们都来看爷爷。”

父亲便坐下来,慈祥的用手抚摸我的头,微笑着,仿佛有许多话要说似的。慢慢的吸烟,缓缓地吐气。而后将酒洒在坟头,父亲告诉我爷爷好酒,且为人豪爽。父亲说这话时,脸上满是自豪与骄傲。

儿子看着我点燃烛火,如豆的火苗窜动着,后面是一个低矮的坟墓。

儿子问:“这是什么?”

“这是墓.”

“谁在下面?是爷爷吗?”

我讶然与儿子的直接与干脆,“是的,是你的爷爷。”

“爷爷为什么不住在家里,住这儿不觉得寂寞吗?”

我说:“爷爷在另一个世界里,是不能和我们住在一起的。”

“爸爸为什么不把爷爷接回来呢?”

“那个世界很远很远,爸爸是接不回来你的爷爷的。”

父亲爱吸烟,喝茶,偶尔也喝点酒。我点燃一支烟,放在坟头,我像父亲当初一样面色平静,祥和。在袅袅云烟升起时,与父亲对话;酒杯交错中与父亲谈心。儿子则心无旁骛地往树枝上挂纸条,白色的纸条随风轻扬,如同一面面小旗帜,扬帆破浪。

烛火熄灭了,我和儿子走在回家的路上,儿子问我:“爸爸爱爷爷吗?我爱爸爸,爸爸一定爱爷爷,对吗?”

“爷爷,我梦见过,很高大,是真正的男子汉。”儿子突然说。

我哭了,看着前面的桃树,或许父亲正藏在树后,向我们表达着着来自天国的问候。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