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爱
2010-04-13 14:55:20
  • 0
  • 0
  • 0
  • 0

迟到的爱

阳关在四月的手掌心。

一枝柳丝横过窗棂,鹅黄的粉嫩,一下子让这个春天生动起来,儿子痴痴的地隔窗羡慕窗外的小鸟。

叽叽喳喳的,是一群小麻雀,扑愣着灰色的翅膀,一会儿掠过屋檐,一会儿爬上围墙。

外面,阳光晴好,窗外春光明媚。

我携儿子走在城郊的四野上,春天已经来了,匆匆的扑面而来。

桃树,杏树,竞相争艳,这麦苗青青的沃野,穿上了粉色的婀娜之裙,为这空阔的四野罩上了轻薄的纱衣。

我爱这春天,我是农民的儿子,我当然爱这播种的季节。

儿子在前面跑着,看别人放飞的风筝,红色的鹰鼓动着双翼,升入空中,儿子尖叫着,在绒绒的草地上,兴奋地自豪着,彷佛放飞风筝的是他。

麦田里,一位阿姆在拔草,花白的头发在阳光下,洒动着银丝点点,我蹲下来与这老人一起拔草。

老人笑了:“你的手。”

“没事,大妈,我也是农民的儿子。”

每年春天,母亲带着我们兄妹,在春色四起时,来到田间为麦子除草,母亲自顾自地向前搜寻着,而我们却为了一小点收获而争执不休。

“困了你们歇歇。”母亲回过头,满脸的慈祥,与这春天的阳光一样,撒在人身上暖暖的。

于是,我们便安分了,静静地,与母亲一起迎接斜阳。

“大妈,孩子都不在家了?”

我试探着问这位老人。

“儿女都在外地工作,”老人慈祥,自豪地笑着。

“儿子让我到他那儿去住,我住不贯,这不········”老人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与我攀谈起来。

儿子玩累了,回到我身边来,看我干的起劲,问我,这老奶奶是谁。

我悄悄地告诉他,“你的奶奶,我的娘。”

远在家乡的母亲,此时是否也在田野间,在麦田中,与这大妈一样,静静地守望,这一个人的春天。

面前是粉粉的桃林,我站起身来,与这老人招呼一声,走上归途。

老人折下几束桃花,递给儿子,悄声告诉我,她也有这样大的一个孙子,喜欢桃花。

喜爱春天!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