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杂咏
2010-05-28 11:25:41
  • 0
  • 0
  • 0
  • 0

六一杂咏

手心朝上!

掌心朝下1

童年在一株小草上眠去。鸟儿衔着一粒清脆的黎明,黑色的小点,闪烁在电线上,谱写着最初的抒情。

灯光被雨丝拖拽成悠长的柳丝时,檐下,便是无尽的低诉淅淅沥沥的。

园中,蔬菜的手掌托住了电脑的欲望。鲜嫩欲滴了,青绿的油菜,肥大的手中还握着几滴清凉,和着生菜的鹅黄,将这院打理的生趣昂然。

门前的玫瑰花打开了硕大的花盘,正对着门口。一推门,一片灿烂。

雨仍不紧不慢地下着,窗外长翅的虫子,坚硬地对着玻璃,耳边摇荡着此起彼伏的应和之声。

儿子熟睡了,儿子在《花园宝宝》的梦之花园中惬意地睡去。在我朦胧的梦境中,爱便擦亮了孩子天真的笑声。哪些小点点们,比古比古稀奇古怪的名字,竟能勾起孩子纯真的幻想。

院子的东南角是一堆沙土,我用掀堆的圆圆的,如一个小山丘,周围是鲜花,繁荣的生长着,油油的如田园间陡然拔地而起的一座小山丘。我陶醉在自己的杰作中,电线上,横七竖八地依着几只,不,又飞来了几只,几十只小鸟,叽叽喳喳的,唱着欢快的歌谣。

儿子蹲在砂堆旁,痴痴的,有时好长时间都不说一句话,我以为他去玩了。

屋外寂静!

儿子在外面拨拉着沙子,小手肮脏的,一时间,院子便弄的面目全非了。

低矮的沙丘下玩着过家家的游戏,这儿一个空洞,那儿一个小窝。这是儿子的世界,在儿子的世界里,我们和小草一道,是他的朋友,是他拖拽的工具,有时他拉着我们的耳朵,有时干脆与我卡着脖子说话。

院子是寂静的,午后,阳光斜斜地照在墙上,儿子小小的窝变成了小鸟真正的乐园。蹦蹦跳跳让儿子兴奋的脸上立刻铺满自豪。

在六一节到来之际,我希望我的孩子像这小鸟一样,无拘无束,自由地成长。

中午,儿子悄悄告诉我,他妈在偷我的菜,让我赶紧收,我看着院子里嫩绿的蔬菜,勃勃地,旺盛地生长。我想——

儿子一定会健康成长的。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