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风流韵
2010-05-29 15:48:56
  • 0
  • 0
  • 0
  • 0

秦风流韵

——秦西陲读全貌有感

和谐

几曲回肠,在无数次聚首的群山之间,山是旅途中唯一的行者。或高耸,或低矮,或携手相迎,或放手互视,或斫如刀砍斧削,如一面烈烈的大旗;或浑圆如一只石鼓,鞭策世人激流勇进。

一条幽趣的山路。延伸在低眉回首的群山之间,硬生生将这山切割成携手相望的圆环,是自然的奇迹,还是人工精巧的构思!二千多年来,一直静坐如斯的群山,在这硕大的太极圈中参禅论道

今天,阳光明媚,天气晴好。

两千年前,先秦的子民们,是否也与我一样,心态平和,一样……

那时,这里定是人撕马欢,一支彪悍的民族,在这里倚山而居,房屋俺映在青山绿水之间,高大的乔木在房前屋后荫护着。各种珍禽,画眉,八哥在树丛中吟唱着一曲曲美妙的和歌,孔雀优美的舞姿,凤凰高贵的和鸣,不时得点亮空明的脑际

一个家庭,赢氏家族,左手扶着一面大旗,右手执着这面石鼓,心中腾腾燃烧起的是一种征服的渴望,一种油然而生的静谧中崛起的追求。

七国的纷争,不时的在眼前闪过,刀光剑影,无谓的杀伐、征讨,游走于各国的说客,将战事熄了有又燃,燃了又熄,

和谐,赢氏目视环环相合,又环环相克的太极,一个大胆的念头,在心底潜滋暗长了。

一个大一统的版图,在华夏大地上,写下了一段豪壮的前奏。

秦西陲,冷落了,高大的建筑空落了,千百年来,被岁月的风尘拈做尘土,只有深埋在地下的陵墓,见证着曾经的辉煌。

商鞅

一个人和一个家族的恩怨情仇,就这样写进历史。

井田制,在赢氏家族中,拓开一片硕大无比的版图。

秦西垂,毕竟是一个诞生梦的地方,但低矮的群山之间,实在难以开疆拓土。

一个家族,拔寨而起,在秦岭之间频频回首,彪悍的身躯在翻越中磨瘦了。纤细柔胰的手指因攀登而层层开裂。马匹,负重,也是丢了又丢。饥寒交迫,一时间困扰着他们。杀,也许杀了这个异性的族类,此时才是大家最解恨的一个念头。

可是,他又有什么错呢?

终于,天地为之顿时开阔,漫无边际的平原,使充满仇恨的双眼重新燃起渴望。

于是,阿房宫,在三秦大地上,迅速地拔地而起,在这样的平原上,才能建立“井田”。乡民富裕了,国库充赢了,嬴氏,面对秦岭,开始回想那左手大旗,右手石鼓的家乡,富庶的嬴氏,开始将七国在华夏的版图上一一抹去。

有改革,就有发展,秦的版图纵横了华夏大地,齐楚燕韩赵魏,一时间成为历史,成为窗棂上涩涩颤动的草叶,拂过人们淡淡的记忆。

明空之上,从厚重的书脊中,偶然翻开一页异姓的名字,正耸立着耿直的脊梁,站成一个家族显赫位置。

左边是秦岭,是绵延的山脊,右边是秦西陲,是魂牵梦萦的故乡,如此一个绵长的山梁,一个王朝,年经的、英武的从他的手臂指向的地方建立。

商鞅,便成了这王朝中不可或缺的人物,在已逝的历史的风页中,成为记忆。

造龙

图腾。

当博大占据了心田时,图腾是梦想最好的诠释,九曲秦岭蜿蜒的山脊,在跋涉者的心头拂之不去,一个形象突然间生动起来——龙。

朝堂之上,无谓的辩论已使燃起的渴望困顿不堪,书生们仍鼓动如簧的长舌争论不已。

西陞之地,那面烈烈的巨旗,轰然作响的大鼓,不止一次走入梦境,走入那个传说中

龙。一个巨大的龙头,硕大的长舌,正被低矮的山脊切割。一个伟大的构想大胆的冒出来。

长城是中国最早的造龙传说。

试想在秦岭的背上与秦西陲间,背上这耀眼的铠甲,是何等的雄壮。

当然,这需要理由。因为,人们决计不让把如此庞大的工程架设在荒谬的设想上面。

布防,一个唐璜的理由产生了,于是山体间不再是深深的沟壑,高耸的山背,是坦途。

龙的图腾,从这里诞生。

而那矫首奋飞的龙头呢?

我的西陲之地啊!

在嘉峪关上,还是在八达岭之间,蜿蜒的长城,是耸起在龙的背梁,一条巨龙,从此屹立在中华舞台。

没有龙的中国是苍白的,

没有龙的图腾,中国便少了一层瑰丽的神话色彩。

东进的先祖祖,可否在频频回望。枯守在西地的龙的天空,及这昂首矫视的龙头。

大一统

阴阳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生太极。当栉此皆比的群山之间划出美丽的曲线,环环相生又环环相克时,切割的山峦,便成了这山之间互补的双眼。

大自然总用鬼斧神工刻画出如此奇美的画卷,让世人叹服。山是低矮的小山,长青藤缠绕着,纠络着,满山的藤木丛林与无名的花草刷新着季节绚丽的画卷。

就在这圆环之间,吞纳着兰仓川流不息的人流,梳理着礼县不断更新的经济风貌。

时光就这样蔓延了……

在这龟蛇共舞,龙腾虎跃的西陲之地,一个家族,硬生生地走出来,站在历史的前台,没有喧哗,没有炫耀,只有一个坚实的背影,在兰仓大地嘤嘤作响。

然而,这万心归一,这四海一心的胸襟,愣是从西陲之地的汲取的无尽的营养。

中原统一了,中华大地上,只有一个版图,只有一个图腾,只有一个名字—­——中华

然而,远在西陲之地的的先祖陵园,隐去了昔日铅华,安静平和的在兰仓大地上,接纳着来往的人流,见证着已逝的历史。只是,那平衡的和谐,那自然的妙笔,留给人们的是博大,是和谐,是大一统的胸襟与抱负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